微信登录
注册忘记密码

清真味道-清真中国-美味食界

调查|“北方调料造假中心”年产值过亿 大老板开保时捷

[复制链接]
阿里 发表于 2017-1-16 12:33:06 |查看:9707  回复:0|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jpg

   1月11日,天津独流镇七堡村一造假窝点,打假人员来到前,造假人员仓皇离去,生产假冒“十三香”的灌装机仍有余温。
2.jpg
    1月11日,天津独流镇七堡村一造假窝点,打假人员在此查获大量假冒“十三香”的成品、半成品。随后将假冒产品和机器设备装车拉走。
3.jpg
    1月11日,打假人员在独流镇一个生产假酱油的村民家中,查获用于勾兑假酱油的工业盐。
4.jpg
    1月11日,在独流镇一户生产假酱油的村民家中,造假者就是用这个大塑料桶勾兑假酱油。像这样的大桶,这家一共有三个。
5.jpg
    1月11日,天津独流镇,一户生产假酱油的村民家中,地上摆满灌装好还没有贴标签的瓶装假酱油、等待灌装的空瓶子和勾兑假酱油所用的大塑料桶。

    瓜子加工企业用过的八角、花椒、小茴香,回收后晾干、粉碎,简单加工灌装,一包假冒“王守义十三香”就炮制成功了。
    工业用盐、色素、食品添加剂加上自来水一勾兑,贴上标签就是一瓶“李锦记”牌或“海天牌”的酱油。
    在天津市静海区独流镇的一些普通民宅里,每天生产着大量假冒名牌调料,雀巢、太太乐、王守义、家乐、海天、李锦记等市场知名品牌几乎无一幸免。这些假冒劣质调料,通过物流配送或送货上门的方式,流向北京、上海、安徽、江西、福建、山东、四川、黑龙江、新疆等地。
    去年11月底,新京报记者根据知情人士提供的线索进入独流镇,对这个厂家眼中的“北方调料造假中心”进行调查,发现此地聚集的造假窝点多达四五十家,每年产值以亿元计,造假历史更是长达十多年。

    工业用盐加色素勾兑出酱油

    一间杂乱无章的屋子里,角落里立着一个1米多高的深蓝色塑料桶,里面盛着将近一半的酱色液体,一根木棍插在桶内,上面缠着几根已经变色的橡皮管,一直延伸到桶外。周围的白色墙面已被染黑,地上堆放着各种原料,以及大量空的玻璃瓶和印着“东古”“李锦记”字样的瓶盖,旁边还有一些已经灌装完毕未贴标签的玻璃瓶。
    另外两间屋子里,地上同样摆满了灌装封盖未贴标签的“东古酱油”,拐角处堆放着二十多箱已经完成装箱的“东古一品鲜酱油”,以及一堆堆码放整齐的东古酱油外包装纸箱和成桶的色素。
    一批“名牌酱油”,眼看就要出厂。
    1月11日下午1点多,新京报记者与河南王守义十三香调味品集团有限公司打假人员,带领天津市静海区刑警大队负责人,进入这座位于独流镇子牙河岸边的普通民宅打假,发现这里每天都在生产大量假冒名牌酱油。
    屋外的院子里,一进门就可以看到门旁放着一些“辣鲜露”的外包装纸箱,院内堆放着数十箱没有任何品牌标识的鸡精,以及数十桶没有标识的黑色液体。
    一名六十多岁的女子自称该院主人,她告诉刑警大队负责人,房屋租给他人使用,她对造假情况一无所知。她同时以假冒产品与“王守义十三香”无关为由,要求打假人员离开。记者只好与打假人员一同离开。刑警大队负责人随后联系警员前来处理。
    “厂家打假就是这样,只要在现场没有查到假冒十三香的东西,后续处理就与我们没有关系。”王守义十三香打假人员这样告诉记者。
    据当地造假者介绍,以酱油来说,造假的方法非常简单,拿工业用盐、自来水、色素和食品添加剂按一定比例勾兑一下就可以。记者在上述造假现场看到的原料有山梨酸钾添加剂、苯甲酸钠添加剂、三福牌甜蜜素、味精,以及两个半袋的白色袋装长舟牌“高级精制盐”。
    1月12日,新京报记者根据在造假现场查获的长舟牌“高级精制盐”包装袋上的联系方式,电话采访其生产厂家及售卖该款产品的卖家,两方均表示,该盐属于工业用盐,不可食用,不能用于食品生产。
    华东理工大学生物工程学院食品科学与工程系专家刘少伟昨晚告诉记者,工业用盐不能用作食品原料,应该在包装上标注“严禁食用”。他说,工业用盐含有大量杂质和很多有害成分,如亚硝酸盐是致癌物,还有一些重金属,会伤害肝脏、肾脏。
    甜蜜素、苯甲酸钠、山梨酸钾虽然可以作为食品添加剂,但是须严格按相关标准添加,过量的话也会对人体产生危害。比如苯甲酸钠,作为一种防腐剂,虽然有防止食物变质发酸,延长保质期的效果,但用量过多会对人体肝脏产生危害,甚至致癌。

    用过的八角花椒回收炮制“十三香”

    离开上述酱油造假窝点,1月11日下午,新京报记者继续跟随王守义十三香打假人员和刑警队负责人,来到独流镇七堡村一处假冒十三香的生产窝点。
    走近院子,就能闻到一股浓烈的花椒大料气味。打假队伍到达时,这个院子的大门已经被人从外面锁住,但是仍能看见院内有人活动。这时,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正打算从临近马路的一侧院墙翻墙逃走,被打假人员制止。在多次叫门无人应答的情况下,警方强制打开大门,院内只有数名妇女儿童,不见此前翻墙男子。
    这是一个典型的北方四合院,院子的左边搭建着一间大约20平方米的彩钢板房,与倒座房相通,院内一个蛇皮袋内,装着印有“王守义十三香”字样的外包装纸箱。
    进入彩钢板房,门前摆放着一张搭在凳子上的大木板,木板上堆放着大量已经灌装好的粉末状调料,木板下方堆着一袋袋“十三香”包装盒,房间角落里堆放着三大蛇皮袋已经灌装好的成品。在光线昏暗的倒座房内,放有一台灌装机,机器还散发着热量,口内盛有还未灌装完毕的原料,假冒“十三香”的包装袋正在机器上随时等待灌装。在灌装机前方,堆放着20袋左右的原料粉末。
    在另一处的案板上放着两台封膜机,地上没有任何标识的白皮纸箱内,装着20多箱已经包装封膜完毕的调料,上面“王守义十三香”的商标、图案一应俱全。
    一名自称该院主人的妇女同样表示对造假一概不知,彩钢板房是短期租给了一个东北口音的男子,并不知道对方姓名,也没签订合同。
    王守义十三香打假人员随后叫来车辆,将查获的假货及原料、加工设备一并拉走,在公安人员带领下运至独流镇一处仓库存放,等待后续处理。对于造假人员,则只能等待警方后续追查。
    据一名曾给这个窝点送过原料的知情人士介绍,该窝点存在已有两年多,他们使用的原料来自临近的王口镇,该镇存在大量瓜子加工企业,这些企业加工瓜子要用八角、花椒、小茴香等调料浸泡,用过的这些废料有人专门回收,他们把回收的废料晾干后再粉碎成粉末,而后以每斤两元的价格卖给调料造假者。
    “每次送来1吨原料,大概可以供它用几天。”这名知情人士介绍。
    去年12月底,记者在王口镇找到了这个专门回收废料的窝点,这是一个已经废弃的院子,里面堆着各种生活垃圾,一名工人正在往外用手推车推袋装的原料。
    据一名曾在此窝点工作的工人介绍,他们就是用石磨进行磨料,一般一个人一天可以磨1吨废料。

   造假者的熟人圈子

    独流镇是我国北方著名的醋乡,位于天津市区西南30公里。为千年古镇,因南运河、子牙河、大清河在此汇成一条河流而得名。镇上为标准的北方建筑格式,胡同交错,一家一个小院,红砖砌成的高高的围墙,模样相似,从外面看不到里面情况。
    在这些高墙院落的民宅中,一间稀疏平常的院子就可能是一处调料造假窝点。当地知情人士介绍,独流当地调料造假人员之间已经形成了一个互通的圈子,一家警觉,其他所有的造假人员都能得到风声。
    “外人就算是想要买货,这些造假者也不一定会卖给你。特别是一些做得规模大的,他们已经有自己全国稳定的客户群,陌生人需要熟人之间相互介绍,才会卖货给你。”这名知情人士说。
    独流镇的假调料生意在市场上早已名声在外。河北沧州一家调料商介绍,独流镇假货齐全,销量大,可以从当地一个制假经销商这里把所有品牌假调料采购齐全。
    做得大的假调料商,在当地也颇有关系,手下几十号人为他们服务,加工、送货、采购,一条产业链分工明细,窝点分散,每天各品牌总和出货量都在几千件,三辆货车为其送货,分散到天津各个物流发往全国各地。
    在近两个月的时间里,新京报记者调查掌握的造假点至少10家,均在独流镇。而据当地行业内多个人士称,整个独流镇的造假窝点至少有四五十家。
    上述知情人士说:“在独流,全国所有的知名调味料都可以做得出来,包括酱油、醋、味精等等。”造假售假人员在卖货到全国各地,与经销商联系时,并不采用真实姓名,有些人可能一直在做生意,但是相互之间并不知道姓名。
    经当地知情人士介绍,新京报记者以“调料商户”的身份联系到了独流当地7名造假者,对方均表示,有货(假调料)可以出,包装和质量放心,可以先发样品给记者看看再做决定。
    一名自称姓刘的造假人员说,自己这里“大众货”都有,例如“太太乐鸡精”系列,“海天酱油”系列,“雀巢美极鲜”,“家乐辣鲜露”和“家乐鸡汁”等。如果遇到没有的调料,就会从朋友那里调货,“好多朋友都是做这一行的,每个人都做几样不同的调料,相互之间可以串货。”
    另一名主要做醋、酱油、“家乐系列”、“太太乐系列”的造假者颇为谨慎,反复询问核对记者的身份。
    当地知情人介绍,此人有多个窝点,其中一处位于独流西南友好街一处胡同,在独流当地人称“二姐”,销量每天在上千件。
    “二姐”自称姓王,独流本地人,已做此行业多年,每天一个点可以生产几百件货品。她向记者发来的“报价单”显示,共有22种调味料,涵盖酱油、醋、火锅料、酱料、鸡精、蚝油等,假冒对象包括美好、财神、旧庄、安琪、东古、海天、老干妈、水塔、白顶、黄飞鸿、味达美、家乐等知名调料品牌。
    据她介绍,报价单上有的价格是一白皮纸箱的价格,例如家乐辣鲜露一白皮纸箱为8箱装,就是20元每箱,每箱6瓶,每瓶约3.33元。有的报价是调味品本身每箱的价格,例如假冒“太太乐鸡精”系列1千克装的是55元每箱,每袋价格5.5元。
    在多名造假者发来的假调料中,记者看到,这些假货的外包装箱,品牌标签,与真品看不出丝毫差别,甚至连二维码都可以扫出。例如,“二姐”卖出的假调料,“家乐辣鲜露”和“太太乐鸡精”1千克装,品牌标签与真品对比,字体颜色大小均相同。假冒“家乐辣鲜露”扫出的二维码结果显示,京东商家价格为每瓶20.5元。假冒“太太乐鸡精”1千克装扫码结果显示,1号店价格为每袋29.9元。
    王守义十三香打假负责人表示,根据以往打假查处的情况估计,独流镇每天生产的假调料产值大概在50万元。以此推算,该地假调料的年产值超过亿元。

    造假窝点分散,大老板开保时捷

    前述独流当地知情人表示,独流镇大规模的制假窝点被四五家垄断,这些窝点雇用当地人,分散在镇内多个地方隐蔽加工。当地做得大的窝点,一天出货量差不多五六车,都是用福田货车运送。假货老板以刘某、邢某某等人最为知名,两人年龄均为四五十岁,平常开着保时捷和奥迪轿车,但很少在窝点出现。
    当地知情人士介绍,一个大老板的窝点会分布到独流的各个地点,到了晚上或者下午,这些小作坊货物汇集到这一个地方。比如一个点做酱油,一个点做别的,采用这样的模式把风险分散。
    上述造假者“二姐”说,自己有造醋的窝点,还有一些生产报价单上其他调味品的多个窝点。每个地点生产不同的产品,“都是要分散开来的,不能放在一个院子生产,不然查到不就一锅端了嘛。”
    知情人士介绍,当地制造假调料盛行,刚开始时,造假人员之间竞争比较大还会有相互举报的,让厂家来打假。但随着这么多年厂家及相关部门的查处,造假人员之间开始抱团,相互通气串货。但是对于他人的制假窝点,相互之间都是不知道的。
    去年12月中旬,记者来到上述被查处的酱油造假窝点探访,这是一个院墙贴有白色瓷砖的院子,墙角处安装有监控摄像头。中午1时,该院门前停放着一辆灰色面包车,一名中年男性正在搬一箱箱没有任何标志的白皮纸箱上车。见有车辆路过,该男子便会停下警惕地看着路过车辆。记者驾车路过后,在前方100米转弯处再次掉头路过时,两分钟后,便有一辆此前停靠在门前的白色河北牌照轿车跟随着记者车辆,一直跟踪20公里才折返。
    同样,在独流镇西南友好街附近胡同及西北主街附近胡同内,两处在胡同深处的院子,也安装着监控摄像头。
    每天下午四点之后,上述三个地点便开始有进出的面包车进行拉送货物。1月7日下午5点30分许,在独流镇主街独静路与静霸线交会处西北方向胡同内,昏暗的路灯下,胡同内的院墙上安装着两个监控摄像头,周围停放着多辆面包车,一辆蓝色小货车在胡同深处正一箱一箱地装运着货物。
    连续多日,记者蹲守发现,该货车每天均在此上货,随后送往物流公司。
    独流当地一名知情人士称,上述地点均系调味品造假窝点,他曾为其送过货物。这些窝点内生产有各种酱油、鸡精等,工人都是亲戚朋友,不会对外招工。“家家户户都长得一样,如果不了解情况,没有线索是根本找不到的。”
    他说,这些造假者警惕性很强,造假作坊都设在民宅里,屋外都安装有监控。而且今天在这里,明天到那里,具有隐蔽性。白天在窝点内生产,等到下午4点左右,就可以将生产好的货物运走。
    据之前媒体报道,这些造假者为逃避监管,往往打一枪换一个地方,选择在下午或晚上生产,生产完马上运走,现场一般不储存大量造假成品或材料,这给执法人员现场检查带来了难度。曾经有一次,质监部门接到举报,一印刷厂正在生产假冒各种品牌的外包装箱,执法人员赶到现场后,整个工厂空无一人。原来,造假者在院门口安装了摄像头,一有情况便逃离。

    当地形成相关产业一条龙

    大量造假窝点长期存在,在当地延伸出完备的上下游产业链。在独流当地生产的假调料,使用的包装纸箱和标签均可买到,而生产瓶装类的调料,还有专门的人回收旧调料瓶,利用火碱刷洗干净再卖给造假者。
    1月7日上午,记者根据知情人士指引进入独流静霸线与京福公路路口东北角一处大院,院内最里面左手边堆放着大量瓶子,有“海天”、“加加”、“东古”等字样的酱油瓶。进入到里屋,有两个水泥砌成的约4平米的大水池,两名中年妇女正围着围裙,戴着手套刷瓶子,水池内堆放着大半水池的瓶子,屋内也杂乱地摆满了各种瓶子。见有陌生人进屋,两名女子颇为警觉。随后,一自称老板的男子进入询问记者,记者称是来购买调料瓶,这名男子称,并没有调料瓶,也不卖。
    当地知情人士介绍,此处是一个专门为造假者提供瓶子的地方,他们将回收来的调料瓶利用火碱洗刷完,再将其卖给各个造假点。
    此外,独流镇南边王家营村有一处未挂牌的纸箱厂,当地知情人士介绍,该处是一个为造假窝点生产各种外包装纸箱的地点。该厂的张姓老板称,自己这里可以做各种调味品的外包装箱,例如“辣鲜露”的1.8元一个,“美极鲜”的是2.5元一个。其他的可以根据需要,利用模板来印刷。
    “年前这段时间生意好,但是原材料紧缺,每天基本生产几百个,都供应在独流本地,还不够,一点存货都没有。”他说,自己打算转行了,整天干这行,利润不高,还提心吊胆的,怕出问题。
    记者联系到独流当地另一位郭姓男子,对方表示可以提供各种调味料的品牌标签及外包装箱,“太太乐的全系列都有。”
    当地一位造假者说,“其实做太太乐鸡精都是用劣质鸡精贴标,说到底其实就是侵权。”业内人士透露,劣质鸡精的生产企业违规使用国家禁止使用的含有致癌性和致畸性的日落黄色素。其次则是鸡精鲜度指标和鸡肉成分含量不合格,有些鸡精竟然有异味。
    独流当地有专门生产劣质鸡精的人员为当地造假者供货,记者联系到这位生产鸡精颗粒地点的员工,他表示,他们生产的鸡精主要都是两三千元一吨的,不会生产太贵的鸡精。以此推算,劣质鸡精仅1到1.5元每斤。
6.jpg
2016年12月17日,这名自称姓王的造假者将假货样品送到新发地约定地点交给记者。
7.jpg
造假者发货都采用白皮纸箱,撕开纸箱才能看到里面的假冒品牌。
    假调料两途径进北京小卖部小超市

    天津独流镇众多造假窝点生产出来的假冒调料,销售基本遵守“熟人交易”原则,必须有熟人介绍才能与造假者取得联系。
    新京报记者在独流镇一个多月的探访调查发现,多数假货以物流配送方式发往全国,记者掌握的收货地址包括北京、上海、安徽、江西、黑龙江、新疆、福建、山东、四川等地。每天的发货量多达数千件。为了避免倒查源头,造假者发货方式十分隐蔽,甚至完全不留任何发货人信息。
    对于北京等就近地区,一些造假者也会选择送货上门,新京报记者便以此方式从多名造假者那里拿到假货样品。

    假调料集中装车运往物流园

    深冬的北方小镇,下午四点过后,天色向晚,街上行人渐少,来来往往的面包车却多了起来。从独流镇派出所向北走到头,西北方向一家饭店后方的胡同内,开始进进出出多辆面包车。进入到该胡同,左手边有一块五六十平米的空地,空地上停放着七八辆面包车,四周的院墙上安装着多个摄像头。
    12月7日下午6时许,一辆蓝色小货车在胡同内掉头,车厢内已经装有数十白皮纸箱,停靠在旁边的面包车上的人从车内搬下一箱箱货物往蓝色小货车内装。
    当地知情人士介绍,该处胡同既是一处窝点,也是一处集散地。货车每天在该处胡同内的窝点上货,同时,从其他生产窝点经过一天生产出来的假调味品也由面包车装运到这里,分装到货车上,最后由小货车统一拉往物流园发送。
    连续一个多月,在这条胡同内,每天固定时间段,都会有一辆货车在此装货。1月7日晚5点30分许,这辆牌照为津MH3159的蓝色小货车,正在该处胡同向西延伸出来的小胡同深处一处住宅门前上货,有货物从住宅内搬上货车。半小时后,该辆货车转头到胡同内的空地上停放,车厢内已经码放整齐有半车白皮纸箱货物,旁边一辆白色金杯车正打开后门,露出整车的白皮纸箱。
    数名中年男子手里拿着单据,正在低声核对货物数量。见有陌生人经过,便立即停止谈话,收起单据。
    二十多分钟后,这辆蓝色小货车开出胡同,疾驰而过进入104国道,开往20多公里外的物流园。记者粗略估计,整车货物至少有五百件。
    与此同时,每天在同一时间段内,另一辆蓝色小货车津ML6139也同样满载着白皮纸箱货物,从独流街道的胡同内驶出。
    当地知情人士称,这两辆货车均是拉的假调味品,一辆货车能拉500多件,两辆就是上千件。这还是能看到的,还有许多造假窝点直接用面包车和金杯车或者自己送货的,你根本看不出来拉的是不是假调料。

    以白皮纸箱障眼发假货

    上述知情人士介绍,通过物流发往全国的假调料,均是用白皮纸箱发货。在白皮纸箱内再套有各个品牌的调味品,一般看调味品外包装的大小,一个白皮纸箱装2到8箱不等。如果直接用调味品的外包装纸箱发货,在物流太过显眼,容易被查到。
    一个多月来,新京报记者多次跟踪运送假调料货车。记者蹲守在独流镇主街西边通向104国道的入口处,在6点到6点半的时间段内,前述两辆蓝色小货车,都会从独流街内驶出,进入到104国道,前往物流。
    1月4日晚6时许,牌照为津ML6139的蓝色货车从独流街内掉头进入了104国道,向着东南方向一路行驶,来到30公里外的兴达物流园。
    这辆货车直接开到“福泉物流”发往福建的仓库内停下,开始从车上往下卸货,经过十多分钟后,最终卸下近100个白皮纸箱后离开。随后来到了一家发往湖北全境的物流门前,又卸下了近百箱的货物。最后在一家发往西安的物流门前再次卸下数十箱货物后离去。前后过程持续了一个多小时。
    7点30分许,在这辆蓝色货车离开后,记者来到其第一家卸货的福泉物流仓库,打开这辆货车卸下的多箱白皮纸箱货物,发现白皮纸箱内装运的是假冒“太太乐鸡精”。
    次日晚6点20分许,津ML6139的蓝色货车再次驶出独流,沿着104国道,30多分钟后,这辆货车到达了南方物流园。在该处物流,这辆货车分别在发往济南、北京、新疆等地的物流仓库内卸货后离开。随后,记者在其卸货在发往新疆的仓库内看到,卸下的货物有六七十白皮纸箱。记者撕开一个白皮纸箱,立马显露出里面调味品外包装纸箱,写有“雀巢美极鲜”字样。
    12月22日晚7时许,另一辆津MH3159牌照的蓝色小货车,则直接由104国道开往了奥森物流园,并在发往黑龙江的物流处卸货到物流车上离开。

    不留信息难查发货人

    当地知情人士介绍,造假者利用奥森、南方等物流园发给东北三省、内蒙古、甘肃、新疆、山东、上海等全国各地,他们事先联系好的各地销假专业户(货到后物流代收货款),各地的销假专业户再把这些假货分销给当地商户,最终由这些商户把假货卖给消费者或中小型餐饮店,这就是假货“旅行”的完整链条。
    王守义十三香打假人员发现当地造假盛行之后,曾在物流园专门打假。
    “我们当时就专门派人在物流蹲守,2013年夏天,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内,一共查处十三香三千多件。”十三香打假相关负责人介绍,他们有一套专门查验假货的方法。因为假货都是用白皮纸箱套着外包装纸箱,上面什么也不会写,看到疑似假货的白皮纸箱,他们会首先用钥匙抠一下,看里面是不是套着箱子,如果是,基本就可以断定是假货了,最后再打开来看。
    但是同时他们也发现了更大的难处,查到物流的假调味品之后,却找不到造假者。按照发货留下的电话打过去,一接听电话之后就挂了,再之后号码就被注销了。
    当地知情人士介绍,造假者发物流时,一般只留有一个电话,姓名都没有或者就是假的。被查到之后,根本不用怕被找到,货款由物流代收。有时货发出去之后,若没人接收,退也退不回来。
    新京报记者以调料商家的身份购买了三家的假调料。其中两家通过物流发给记者,其中一名刘姓造假者表示,只需要购货人留下电话和地址即可,然后就等着物流通知即可。
    记者向其购买“家乐辣鲜露”、“家乐鸡汁”、“太太乐鸡精”、“雀巢美极鲜”等调味品,12月25日,记者接到大兴一物流的电话,告知记者有四箱调味品到货,货款代收。
    随后记者前去大兴取货,在交了540元的代收货款之后,记者看到四箱调味品均由白皮纸箱包裹,只贴有一张标签写有“调味品 收件人联系电话”字样。而在物流单据上也并无发货地点,只有发件人的一个电话。记者打开白皮纸箱看到,每箱白皮纸箱内装有多箱调味品。另一造假者的货同样发到大兴一物流园四箱假调味品中,取货后物流单据上,只有收件人的联系方式。甚至连发货人联系方式、地址、姓名都没有。

    假调料进入北京小卖部小超市

    除了发物流,一些造假者为了谨慎起见,会对就近地区直接送货上门。
    12月15日,记者联系的独流镇友好街附近胡同内一处造假点老板,在反复确认记者虚拟的身份之后,称两天之后他们会到北京送货,到时给记者带几种样品过来。
    12月17日下午1点多,一名自称是送货的男子打来电话,并与记者约定在新发地附近见面拿样品。下午两点,在新发地新农门附近,记者见到了这名前来送货的中年男子,他将布袋递给记者,布袋内装有假冒“雀巢美极鲜”、“海天瓶装酱油”、“海天桶装酱油”、“家乐辣鲜露”、“百花蜂蜜”、“太太乐鸡精”100克和200克的系列,各一瓶(袋)。
    “这里是几种样品,你先看看。”
    “这些包装真不真啊?”
    “应该没有问题的,你看那个美极,二维码都可以扫出来的。”
    这名男子自称姓王,早上便来新发地送货了,下午还要往东坝送一趟货。“北京这边经常来,我自己有一辆金杯车,好的时候一周要来四五趟,一趟能拉个三百多件的货。”
    据其透露,其进入北京市场已至少有四五年,卖得好的货物主要有“辣鲜露”和“美极鲜”等,“这边买家主要都是给城乡接合部的小卖部、小超市做配送的,直接做市场的比较少。”
    1月3日晚8点多,这名王姓男子和一名女子再次来到上次送货的地点给记者送货。“我们刚从回龙观那边送完货过来。”同行女子说,他们都是直接将货送到买家仓库,一般不直接往市场送,那样风险太大。王姓男子透露,自己还有一辆货车专门送货,从事该行业已有多年,每天一个点可以生产大几百件货品。
    遇到厂家打假查到怎么办?同行女子说,“遇到了给点钱就行了,我们之前都是塞个五百或者一千的,家乐、海天的都有。”(新京报调查组记者 赵吉翔 报道  摄影/新京报记者 大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热文推荐

企业-人物

活动看台

社区热帖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